Return to site

马斯克解读特斯拉财报 :道路系统明显是朝着被动光学的方向在发展

马斯克在本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必须很好的解决被动光学图像识别技术,以便能够在任何环境和条件下完成自动驾驶。当被动光学图像识别被很好的解决以后,主动光学图像识别,即激光雷达的意义在哪里呢?在我看来,它就像是一根拐杖,会将公司逼到一个艰难的角落,难以抽身。”

特斯拉今日发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随后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议,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首席财务官迪帕克-阿胡亚(Deepak Ahuja)、首席技术官杰弗里-斯特劳贝尔(Jeffrey B. Straubel)、负责工程技术的高级副总裁约翰-道格拉斯-菲尔德(John Douglas Field)出席了电话会议,介绍了公司第四季度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高盛分析师大卫-塔姆贝里诺(David Tamberrino):在你的自动驾驶汽车战略中,为什么你认为你们目前的硬件设备中只有摄像头和雷达才能使你们开发出充分验证的自动驾驶汽车系统?你们大多数竞争对手都指出,它们需要从激光雷达硬件中获得数据以支持3D点云的健康成长以及产生的数据。它们的软件堆栈和算法中缺少什么?特斯拉能从摄像头和雷达中获得什么?

此外,如果监管机构规定增量激光雷达硬件必须提供某种程度的冗余,你们会作何回应?

 

马斯克:首先,我要说的是,这里实际上有3个传感器系统。摄像头、备用的前置摄像头、前置雷达、以及近场超声波,第三个超声波传感器系统对于近场环境来说也很重要,就像它对人们来说一样重要。

 

但我认为,道路系统明显是朝着被动光学的方向在发展。我们必须解决被动光学图像识别的问题,这样才能在任何特定环境和变化的环境中行驶。我们必须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关键是拥有主动光学也就是激光雷达,它不能读取信号。在我看来,它是一个不正确的方向,它会把所有的公司引向一个难以摆脱的本地最大化的问题之中。

 

如果你采用一种复杂的、具备先进的图像识别功能的神经网络,那么我就认为你最大化地实现了目标。你把它与越来越复杂的雷达相结合,如果你选择主动质子发生器,在400纳米到700纳米的波长范围内这样做是很愚蠢的,因为你只能得到被动的识别效果。

 

你想在大约4毫米的雷达频率上主动发出质子,因为这是公式决定的渗透率。你就可以看见雪、雨、灰尘、雾和任何东西。所以,当我看到很多公司选择用错误的波长来做主动质子发生系统时,我觉得很困惑。它们会用到一大堆昂贵的设备,这些设备会让汽车变得更昂贵、丑陋,也没有必要。我想它们会发现自己落入了竞争劣势之中。

 

也许我想的不对,但我确信我自己是正确的。

双髻鲨公司就是在做被动光学图像识别+双目立体视觉技术,产品在对障碍物的精确测距和感知方面有很多优势,已经明显感觉到被动光学图像识别技术的道路越来越宽。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